水豚其實是老鼠(*゚∀゚)

灣家人,繁體字注意!!!
小透明辣雞鹹魚(~ˊ▽ˋ)~
興致來了就會寫一波短打ʕ•̀ω•́ʔ✧
文野、我英、合奏、凹凸深坑
中也吹、轟吹、雷歐吹、安吹、雷吹
cp雜食,表白每個辛苦產圖產文的太太
❤(ӦvӦ。)

《太中》與你共死

※文豪stray dogs  (・∀・)

※太中向  ❤(ӦvӦ。)

※短 打 (ㆁωㆁ*)

※黑手黨15歲設定  (*゚∀゚)

※玻璃渣  ( •̀ㅁ•́;)

※太宰死於花吐  m(_ _;)m

※中也第一人稱  ('・ω・')

※段考歷史不認真的作者((被揍  (; ・`д・´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吶,中也。你覺得…我怎麼樣?”日暮時分,大海被夕陽的餘暉染紅,海風輕輕拂過了你那張長年佈滿’算計’二字的臉上,你那略顯青澀的臉上,右眼被繃帶給遮掩,裡頭不知有什麼樣的情緒在奔騰,未被遮蓋的左眼流露出了無限的認真與溫柔。

“還能怎樣,不過就是條該死的繃帶青花魚罷了。”無視了你投來的灼灼視線,我伸手壓了壓帽簷,企圖掩蓋自己眼底一閃而過的激動與希望,口中吐出了刺人的話語。

“是嗎。”你只是跟往常一樣用著得體的微笑淡淡說著,然而這笑卻沒來由的讓人感到悲傷。

闇夜的降臨為你帶來了漆黑的斗篷,耀眼的繁星與明亮的月兒卻沒辦法在你身上留下任何一點痕跡,你轉身離去的背影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失落感,看不見你的臉竟然讓我有些緊張。

“……”乾澀的喉嚨裡吐不出任何一句話,你看不見我向你露出的表情,你看不見我向你伸出的手,你也聽不見我那融於晚風之中的「喜歡你」三字。

你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呢?是惡作劇成功時的得意笑容?是與那平時沒有兩樣的面具性微笑?是算計人時所露出的似笑非笑?還是…與我一樣,正在無聲的哭泣著?

恍惚之間,我好像看見了你垂在身側的雙拳用力握起,力道之大使得那雙纖長的手指微微顫抖著。

被風吹來的漆黑色雲朵,帶來了冰冷刺骨的雨水,豆大的雨點與淅瀝嘩啦的雨聲遮掩了我與你臉上的淚花,也一併蓋住了我們同時吐出的「我喜歡你」。

沒有親耳聽見你所說的「我喜歡你」,似乎是我最大的遺憾,而你那句「你覺得我怎麼樣」成了你用盡所有情感而對我說出的最後一句話。

你死了,死於花吐,死於我的手中。

黑手黨歷年來最年輕的幹部在剛上任不久便死了,黑手黨裡頭,你的死因眾說紛紜。

你彷彿沒聽見這些擾人的話語,靜靜地躺在漆黑的雕花棺木中熟睡,與平時相同的黑西裝白繃帶在你身上沉眠,你的身旁被檸檬草簇擁著,清新的香氣與你安詳的睡臉讓我想哭,默默的從大姐手中接過了你最後想交給我的信。

「中也,我喜歡你,拜託你要活的幸福。」

簡短的一句話勝過了千萬句纏綿的愛語,我雙腿無力的跪在了你的棺前,眼淚終於止不住的落下,我在你面前,崩潰的痛哭失聲。

你是否有聽見我為了你而哭的聲音?我不知道。但,我會好好守著這封信、守著你的遺言、守著你所想傳達給我的愛語。

這一天,你因我而死,而我的靈魂與喜歡你的情感也將伴你入土,只徒留一句會行走的空殼,在這腐化的人間守著這封離別之信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後記:

小科普:檸檬草的花語是

作者:拜託不要打我……(頂鍋蓋鑽地洞),

這個是我在段考時的腦洞(・∀・),還好歷史考卷背面空白處一堆(*゚∀゚)(*゚∀゚)(*゚∀゚)

希望大家看的開心喔!(你不)

评论